最初的未来

希望十年后的自己能让现在的自己骄傲【恩狗,站朵all和婷all←_←首推w队、娜宝】

毕业在而立之前

三年后。。。。。。

鹿西法:

【主撸叉、大力;马鹿,粤糖各有几处提到】

【配合博主上一篇文章食用更佳】

今天,是曾艳芬的二十九岁生诞祭特别公演,也是她的毕业公演。

生日环节她选了两首歌,一首是曾在b30上演出过的《16人姐妹歌》,全团合唱;另一首,则是粤语的《电灯胆》,一人独唱。截然不同的风格,然而她都演绎的很好。前一首是献给恩兔的,后一首则是送给她爱的陆婷和她守护的马鹿的。

恩兔从来没有一次生日特别公演的气压会这么低。虽然罗兰也已毕业,但她只是转为舞蹈老师,而并没有离开。她甚至没有搬离寝室,而仍住在那个房间里,那个虽然很少有两个人住,但仍是双人间的房舍里。但曾艳芬不一样,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真的要走了。

生日歌,响了起来。台下的荧光棒连成了一片,模糊了视线。

她想起终审时唱的歌,想起大家一起撑着伞在街上分发传单,想起和小姐姐在lay down时亲吻,想起祈福公演上的《恋爱捉迷藏》,想起十八闪时小四的生日公演,想起安琪归来时会长满脸的泪水。

她仿佛又摸到婷婷裙摆上的蕾丝,闻见房间里张叉叉留下的泡面的味道,听见小鞠魔性的笑声,看到大哥和朵子在后台一边笑一边用粉底遮去彼此锁骨上的痕迹。

她想到前天晚上,张雨鑫一个人点了六十个韭菜馅儿的饺子,坐在桌边的床垫上吃。撸力当时正在收拾东西,一转过头去,只见张雨鑫定在那里,一次性筷子上尤有半个水饺。她咧着嘴,豆大的泪珠不断地从眼中涌出,吧嗒吧嗒地落在盛外卖的塑料盒里。房间里一时安静得可怕。

她走过去,无力地扶着她的背,叉叉却在她碰到她的那一刻彻底失去了控制。她看见她眼镜后面的瞳仁里漆黑的无助。那种无助,比上次她家里出现变故时,还要严重。

“撸力,芬姐,怎么办……你就要走了……”

是的,她就要走了,是真的走了。离开星梦剧院,离开生活中心,离开Team NII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会长尚且能等到天使涅槃重生;晓玉尚且能企盼船长远航归来;而她,却永远,永远都等不到撸力又一次站在屏风的边上,一脸嫌弃地说“脏擦擦,里也太懒了一点吧”了。

一贯善于言谈的曾老师突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两个人在韭菜味儿里哭成一团。

真的,到了离别的时候了。

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狼狈。小四点蜡烛的手抖了;从剧组匆忙赶回的娟儿护着火苗的手不受控制地颤动;易嘉爱张了张嘴却唱不出一句生日歌;连大哥都忘了控场,攥着蛋糕车的扶手,盯着台下的聚聚们出神。

叉叉拿着手机,却根本读不出来,一屏幕搞笑的心酸被死死地咬在齿间。撸力有些着急,她不停地向四周看着。

“里们唆话啊!唆话啊!”

她看着叉叉,又看向晓玉,再是大哥。

其实离别时可以预见的。可以说,从恩队成立的那天起,就注定了会有这么一天,原n渐渐离去,而这只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,一个早已等在人生道路上的开端而已,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,整个玩闹的恩队都沉默了。

“又,又不四森离死别,里们唆唆话啊,啊?!”

她想起叉叉曾经给她看过粉丝写的撸叉的文,也看过大力的文,但那只有一篇,叉叉怕她心里不好过,之后便再没有提起。这个张雨鑫,其实是很聪明的。撸叉,和大力,终是不一样的,她确实很宠叉叉,很宠很宠,有那种几乎无条件的包容,但就像粤辣和粤糖一样,终是不同的。宠,和爱,终,还是有区别的。

因为宠,她可以忍受叉叉的一切;因为爱,她把自己变成了马鹿的饭头。就像《电灯胆》里所唱的那样,但她从没想过马鹿有散的那一天。她关注马鹿的一切动态,执着于记录下她们的点点滴滴,也在每时每刻守护着她们,帮她们一起渡过难关。可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做。

我为马鹿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用你的幸福来肯定自己沉默的价值。我执着于将你的幸福放大、铺平,展现给大家看,强调给自己听。我将自己浸没在你的欢喜中,好像这样,就能保持静默,不再爱你。

我爱你,爱到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这份爱,这份本无结果的爱。我要守护你的幸福,让它完整,安定,没有缺憾。

“再圆个阵吧。”她听见朵朵的声音。

“嗯。”她轻轻地说,最后了,再圆个阵吧。

Team NII,we can do it!

【附:《电灯胆》歌词:
              假使不能公开妒忌/学习大方接受/同行时要殿后/谁冷落旧朋友
              节日约我三位一体的庆祝/沿途明亮灯饰闪映着沉重
              言谈越炽热/内在更冰冻 
            谁当初无心将两方缀合/然后留低只得这寂寞人
              仍是你们密友/呆望你们热吻/应该伤感还是快感
              能回避嘛/我怕了当那电灯胆/黏着你们 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来回委曲中受难/一个我被撇低/却又很不惯/要走的一刹又折返
              能承认嘛/我故意当那电灯胆/他日你们完场时/入替也不难
              善良人埋藏着最坏的心眼/妄想一天你们会散/会选我吗
              对换了你身份可应该满足/情人还是知己都拥入怀抱
              同情或眼泪/让别个得到/留低的原因/一世的秘密
              其实明知只得我是外人/仍是你们密友/呆望你们热吻/应该开心还是痛心
              能回避嘛/我怕了当那电灯胆/黏着你们
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来回委曲中受难/一个我被撇低/却又很不惯/要走的一刹又折返
              能承认嘛/我故意当那电灯胆/他日你们完场时/入替也不难
              善良人埋藏着最坏的心眼/妄想一天你们会散/会选我吗】


评论

热度(30)

  1. 最初的未来鹿西法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三年后。。。。